墙角的薄荷

只是一条咸鱼。。。

梦境(一)

●其实就是做梦梦到的东西
●可能会比较混乱吧,毕竟我也不怎么记得清/笑哭
●听从朋友 @挽 意见想谢谢看
●辣鸡文笔警告

睁开眼,暖色调的房间带来了莫名的安心。我环顾自周,房间左侧是一个巨大的书架,空格中排着书本和一些杂物。书架下有一排柜子,金色的把手略微闪着光。柜门前,摆放着很多花盆。植物正沐浴着从后门照进来的阳光,努力地生长着。右侧是楼梯,通向二楼。

周围人不多,大多都在喝茶聊天,听不真切他们的声音。我迷迷糊糊地意识到,这是个梦。

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起,我接通了电话,走向二楼。身后,一个女人也踏上了台阶。

二楼的地板很低,这让我有些莫名——明明书架就很大啊。我想看看楼上有什么,在楼梯上探头探脑,向左侧看时,一双眼睛正盯着我。

我愣住了,寒意蓦地开始蔓延。

二楼的地板上,铁质的栏杆下,一个人头被摆放在哪里。

看着我。

“你逃不掉的。”身后的女人如鬼魅般的声音在我耳边久久不能散去。

人头旁站着的人动了,他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,手中的斧子闪着光。

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,我疯了似的往下跑。但是他比我更快,手一伸,我被他在书架前抓住。

恐惧。无尽的恐惧。

他拿着斧子的手已经举起,然后,落下。

我闭上了眼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我睁开了眼,一切如故。

书架,植物,人群。

就像游戏的读档一样,我回到了上楼之前。

我走上台阶,果然,那个男人又来了。

我飞快地绕了回去,巡视一圈,躲在了书架的后面——柜子把我挡住,不会被发现。

男人没有发现我,他似乎认为我会往后门跑,于是他甚至都没有停留,直接走了出去。我透过空格张望,确定他走远之后跑上了二楼。

————

视角被转换了。

我端着狙击枪,透过瞄准镜,不知道在楼下的人群中寻找着谁。

欸?那是……我?

我……是谁?

我不知道我又没有开枪,或许开了吧,杀了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人。亦或是没开,任由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人混在人群中逃走了。